1. 首页
  2. 股票新闻

节能建筑新标准“大考”来袭

社会总能耗“三座大山”之一的建筑能耗与日俱增,以致国家开始频频“出招”。据不完全统计,仅10月1日,正式实施的更高要求的国家级新建筑节能标准和地方标准就有4个,整治建筑节能顽疾的决心和力度可见一斑。
但新标准似乎没有赶上好时候。在房地产不景气的档口,新建筑节能标准令开发商们爱恨交加。

“高要求的节能标准意味着建筑材料要更节能环保,设计更优化,意味着造价会提上去,这对实力强的大型开发商影响并不大,但对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中小型开发商来说,成本的增加,也许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10月23日,广东一家知名开发商绿色建筑中心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如此,房企利润趋低甚至徘徊在生死一线间,都将成为新标准落地的巨大挑战。而另一个层面,新的建筑节能标准对开发商以及相关企业来说也是一大考验。
新标准“大考”
“新的公共建筑节能标准已正式实施了,但我看到我们内部还有一些工程项目采用的是旧标准。”上述开发商绿建负责人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透露。
而他所说的公共建筑节能标准正是今年10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国家标准——《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GB50189-2015。与之同日实施的还有山东民用建筑节能75%高标准,新疆民用建筑供热节能新标准(民用建筑65%以上节能标准)、贵州民用建筑绿色建筑标准等。
国家级和地方级节能标准的同步实施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整治建筑节能顽疾的决心和力度的体现。
而新标准中节能量指标与要求似乎更令建筑师以及开发商所关心。比如,公共建筑节能标准中的具体指标,如全面提升冷源设备及系统的能效强制性要求且分气候区进行规定:和2005年版标准相比,由于供暖、通风空调和照明等用能设备能效的提升,可带来14%~19%的节能量。
建筑师杨欢认为,现实中要想提升近两成节能量绝非易事。对于建筑主体单位来说,提升设备或者建筑结构性能,意味着可能要增加投入,在地产形势并不景气的当下,这种可行性又蒙上了一层模糊的面纱。
北京兴创投资有限公司采购工程师刘琰萍坦言:“节能标准提高,直接体现在保温性能的要求更高,比如门窗的K值,建筑保温材料的建筑防火和保温性能等,要想把这些建材性能提高一定水平,造价就得上去。”
“新标准引发的造价提高对实力强的大型开发商影响并不大;但是对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中小型开发商来说,成本的增加,也许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上述开发商绿建负责人分析指出。
在垂死挣扎中的房企可能没有心思理会这些新建筑节能标准,而对大型开发商来说有效落地也有待检验,这在上述开发商的内部就可见端倪。
不难看出,仅公共建筑节能新标准的一项指标的提升就成为了开发商的重负,其他方面的高要求势必会给它们带来更多新挑战。加之,地方更高要求的建筑节能标准也同步实施,多项新标准叠加实行对于甲方来说,又是一道艰巨的考验。
不难看出,新标准在具体实施和推行过程中难关不少。
破题建筑高能耗
“当前,新建筑标准的确遇到了困难,但有标准总比没有标准好,国内高建筑能耗的现状仍不乐观。”中国建筑节能协会太阳能建筑一体化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黄俊鹏表示。
如今,我国建筑总能耗的压力越来越大。来自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建筑能耗占全社会总能耗的比率已从1978年的10%增加到目前的33%左右。
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就曾多次指出,近年来我国城镇化建设的快速发展与资源短缺的矛盾愈加明显,据住建部测算,如果不采取、不推行建筑节能或者绿色建筑,2020年中国建筑的能耗将达到11亿吨标准煤,是目前建筑所消耗能源的三倍以上。
特别是,能耗数倍高于居住建筑的公共建筑日益引发了整个社会的关注。尽管从2005年开始,住建部就出台了《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GB50189-2005),节能率越过民用建筑最初30%水平一步直接到50%,且不分发达与不发达地区,不分大小城镇,全国一刀切,2005年7月1日起在全国同时强制执行
但10年过后,很多“节能”、“绿色”公共建筑以及民用建筑实际运行能耗“偏高”、“不降反升”。“全球工程设计公司150强”之一的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实测的60座绿色建筑示范项目,发现实测能耗结果非常不理想,节能建筑中出了“能耗大户”。
作为绿建资深人士,黄俊鹏认为,绿色建筑不“绿色”、“节能”是因为标准有“空子”可钻,如绿色建筑中有可再生能源这一指标,在验收过程中只要选用了就加分,并不是依据节能量多少来考核。
在他看来,更符合市场需求的新建筑节能标准将给建筑节能领域带来巨大改变。比如,新版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就建立了涵盖八种主要公共建筑类型及系统形式的典型公共建筑模型及数据库,为节能指标的分析计算提供了基础。
而这样的标准将有助于未来国家以及有关部门和开发商建立起一套完整有效的建筑测试标准和监管机制,从而有效解决建筑总能耗高、节能建筑不“节能”、绿色建筑不“绿色”的现象。
事实上,中国建筑节能领域泰斗级人物,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节能中心教授江亿此前就多次提出:要控制能耗总量,建筑节能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实际能耗的降低。
他强调,要用数据说话。从实际能耗数据出发认识建筑节能,把考核各项措施的效果也落在建筑能耗数据上,逐步把公共建筑节能工作从“比节能产品节能技术”转移到看数据、比数据、管数据,真正实现能源消耗量的降低。
最新的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正契合了像江亿一样致力于建筑节能的研究人士的理念。可以预见,其将在未来中国建筑领域起到更大的作用,有望破解建筑高能耗顽疾。
此外,在民用建筑领域的新标准对房地产开发商以及建筑相关单位来说也并非没有益处。毕竟国家在大力倡导绿色建筑,没有新标准,地方企业或者相关单位依葫芦画瓢也没得画。

节能建筑概念股嘉寓股份耀皮玻璃红宝丽、泰豪科技达实智能中航三鑫万华化学同方股份。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ullgains.com/news/94403957aacd246aaddc44fd.html